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中国核电入欧或面临最严格技术审查

字号:   

中国核电入欧或面临最严格技术审查

浏览次数: 日期:2015-11-30

    中国企业到英国投资建设一个目前世界上造价最高的核电项目,存在着很大的经济风险;与此同时,中国的核电技术要想在英国“落地”,则需面临世界上最为严格的技术审查的考验。

  两年前,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和首相卡梅伦在两个月内前赴后继造访了中国,还抛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绣球——欢迎中国企业赴英投资核电。两年后,中国核电巨头中国广核集团(下称“中广核”)终于伸出双手,接住了这个充满机遇和风险的绣球。
  2015年10月21日,中国核电巨头中广核和法国电力在伦敦正式签订了英国新建核电项目的投资协议,前者牵头的中方联合体将与法电共同投资兴建英国欣克利角C核电项目(HPC项目),并共同推进塞兹韦尔C(SZC项目)和布拉德韦尔B(BRB项目)两大后续核电项目,其中布拉德韦尔B项目拟采用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
  根据协议,在造价高达180亿英镑(相当于1800亿元人民币)的HPC项目中,法国电力将占据66.5%的股份,中广核牵头的中方企业将在欣克利角C项目中占据33.5%的股份。而与HPC项目和SZC项目不同的是,BRB项目将由中广核主导、法国电力参与,双方在项目投资中将分别占据66.5%、33.5%的股份,并采用华龙一号核电技术。
  由于该协议让“中国核能企业‘走出去’实现历史性突破”,创造了中国企业“首次主导开发建设西方发达国家核电项目”的纪录,而使得核能界和媒体一度为之兴奋不已。
  但也有一些业界人士表达了谨慎的乐观,甚至显得与这种欢乐的气氛并不合拍。“大家都说好得不得了,但我觉得问题很大。”一位曾担任中国某核电企业规划部的总工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他说,中国企业到英国投资建设一个目前世界上造价最高的核电项目,存在着很大的经济风险;与此同时,中国的核电技术要想在英国“落地”,则需面临世界上最为严格的技术审查的考验。
  现在,考验中国核电走进欧洲市场的时刻已经到了。
  经济风险
  另一方面,英国通过“低碳未来”能源战略来让自己获益的意图,直接给核电在英国的复兴带来了希望。
  “建设核电是英国把自己的电力低碳化的一个措施。”曾任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的周大地向本报记者分析,英国正在通过利用核能发电和可再生能源发电的途径,来扭转燃烧煤炭和石化燃料获得电力的传统势头。
  但商业投资建设一座核电站并不像夫妻经营的小店,它耗资之大,动则需要成千上百亿元人民币的资金,往往使得一些企图利用核电来获得足够和清洁的能源的国家望洋兴叹。这种矛盾即便是对英国这样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也一视同仁。“英国这种项目也希望有人去投资,大家来一起分担风险。”周大地说。
  而作为英国上述战略的首个新建核电项目,HPC项目也是英国自1994年以来第一个新建的核电项目。该项目一共有两台由法国电力提供的EPR核电机组组成。EPR核电机组被认为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第三代核电技术之一。
  但HPC项目的造价实在太贵了,其造价是中国台山两台同样使用EPR核电机组的2倍还多。来自2014年11月中广核电力(01816.HK)披露的信息显示,台山这两台机组的工程总造价约为731亿元人民币。
  如此之高的造价给英国出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难题——资金哪里找。而这正是英国眼下最极为紧缺的。就像刘晓明在回答戴维斯的提问时所回答的那样,“英国需要中国的资金”。
  为此,英国不得不把目光转向了中国。“欢迎中国企业赴英投资,支持中方参股甚至控股英核电建设项目。”英国首相卡梅伦在2013年12月2日造访中国时说。
  于同年10月17日来到中国的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并促成中广核与法国电力就在英国投资建设核电站签署了投资合作兴趣函。
  此后,2014年3月26日,中广核与法国电力进一步签署了英国新建核电工业合作原则协议。这为中广核和法国电力在2015年10月21日正式签署的上述协议打下了基础。
  HPC项目的造价在2012年时一度被估算为160亿英镑。但3年过去后,考虑到通胀以及项目延期等因素的影响,上述协议最终对其造价提到了如今的180亿英镑。
  “即便其工程造价是160亿英镑,收回成本也非常困难。”上述那位曾担任中国某核电企业有关部门的总工向本报记者说,“英国媒体统一认为,这个项目在经济上是不科学的。”
  他因此担心,中国企业在该项目上所投资的真金实银一不小心就可能面临“打水漂”的风险。
  英国《卫报》曾在2015年9月份发表一篇题为《我们支持核电,但HPC应该被抛弃》认为该项目“在经济上不科学”的文章。
  但不论如何,英国人“一点也不笨”。因为HPC项目的经济风险最终还是由投资方埋单。
  当然,中国企业俨然也已打好了自己的算盘。有核电专家向本报记者分析,中国企业积极参与投资建设HPC项目的一个终极目标是,为日后华龙一号在BRB项目上得到使用提供基础,提升该技术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进而为该技术日后在发展中国家与美国等西方核电列强竞争时,获得更高的胜出概率。
  中广核董事长贺禹表示,BRB项目将以中广核广西防城港核电站二期为参考电站,这是中国企业首次主导开发建设西方发达国家核电项目,将实现中国自主核电技术向西方发达国家出口的突破。
  他说,通过参与英国新建核电项目,中广核将有效带动中国核电装备向欧洲高端核电市场的出口,同时引领中国核电产业全面参与英国核电的建设与管理。
  技术审查
  “中国拥有先进的核电技术,中国的核电站数量比许多国家都要多。”刘晓明在回答戴维斯的上述提问时还说,英国还需要中国的技术。
  中广核向本报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华龙一号是中广核与中核集团共同研发的三代核电技术,其安全水平与美国、法国、俄罗斯等世界主流三代核电技术相当。与这些国家的核电技术相比,华龙一号的经济性更具优势,是中国核电出口的重要选择。
  但华龙一号要想在英国BRB项目得到使用,其必须经过一项世界上最为严格的技术审查——通用英国的设计审查(下称“GDA”)。对新建核电站采用的技术需要进行GDA,是项目在英国获得批建的前提条件。
  英国曾经拥有辉煌的核能历史,是世界上最早利用核能的国家之一,拥有非常完善的核能工业体系,对核能的监管更是拥有一系列严格的要求。即便英国自1994年之后再也没有建设新的核电站,英国对核能的技术审查也并未曾因此而有丝毫的松懈。
  中国国家核安全局原局长赵成昆曾向本报记者分析,“英国对核电的要求,特别是安全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如果)华龙一号能够进入英国,标志着我们(的核电水平)与世界先进国家已经非常接近。”
  “EPR在法国此前没有审查出问题,但是在英国被审查出来了。”上述总工对本报记者透露。
  在他看来,“现在距离华龙一号在英国建设的时间还远,GDA一般需要4年的时间。目前只能说,参与投资建设英国项目为华龙一号进入英国创造了条件。”
  在这方面,法国准备了足足5年的时间。公开资料显示,法国核能巨头法国电力与阿海珐从2007年启动EPR的GDA,但直到2012年底才获得通关。
  “EPR技术经过了英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反应堆设计变更,花费了漫长的时间和巨额资金。这不是说法国技术不好,而是它不适应英国的核电监管要求。”国内媒体在2015年早些时候采访英国老牌电力巨头阿美科集团清洁能源业务欧洲区总裁克莱夫时援用他的话说。
  华龙一号能不能“适应英国的核电监管要求”,这也许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但可以确定的是,上述总工说,“核电方面我们是刚开始‘走出去’,很多问题我们还搞不清楚,还需要好好学习。在这种市场会有很多陷阱,一定在实践过程中摸索解决,不然肯定会吃亏的。”
  欧盟驻华大使史伟2015年早些时候接受本报记者的提问时回答说,欧盟对中国在欧盟的投资也有相关的规定。比如说,投资需要透明和安全,特别是在核能领域。
  进入英国核电市场注定给中国企业带来喜忧参半的经历。“我们对中国自己的企业也不要太失望。”周大地说,“中国企业在很多(国际)项目上还是做得不错的……但一定要在某种程度上让人家相信你一定会成功,你的技术要有保障。”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地址:仪征市万年经济开发区城河北路18号 邮编:211900 电话:+86-514-83268212
传真:+86-514-83212933 邮箱:jsyzht@vip.163.com 网址:http://www.jsyzht.com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 苏ICP备11016574号-1